什一七里风

混得杂,拖延拖延拖延zzz

兽圈全职凹凸文野神秘博士……

【一叶之秋×君莫笑】

(前章)
#自写自乐向,未完
#大概短篇
#第一次发文战战兢兢
#其实就是单纯的想看他们打架(不对)
#时间线,呃不存在的


君莫笑与一叶之秋为同生。
但其中一人的荣耀,足足沉寂十年。
——




    “走走走,赶紧撤!”风于耳边呼啸,脚踏遍地乱石,后方喧闹叫嚣之声贯耳更是恐怖。君莫笑却置之度外,只是提醒一句便手腕一转,伞面瞬间撑开挡了身后攻击。随之又凭借叶修对地图超高熟悉度翻出众人视线,闪身藏匿于巨石后方。

    一段折腾后,队友们终于一一下线。君莫笑也没理由再和他们僵持,进一步进入脱战状态。

    “下了。”君莫笑食指抚向耳旁似在调整什么,随即便耳麦里便传来叶修风轻云淡的音调。

    君莫笑倚着巨石点头笑笑:“我说叶修,你不会是去送饮料吧?”

    “唉,没办法啊!”不难想象叶修无奈的神情,只听耳麦那头一声抱怨,随即是一阵鼠标的点击声,“我顺便也去休息了,你自己在线下玩吧。”

    语毕,叶修对君莫笑提醒几句后便摘下耳机,熟练地关掉界面,拔卡打着哈欠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【君莫笑】已下线。——

 

     君莫笑一言不发,看着身边小怪与boss等逐个散失,连追兵也不见了踪影,仅剩萧瑟景物和着乱石微风,冷清得很。

    而这便是荣耀的线下场景,独有恢宏的原始景色罢了,除下线的玩家外便再无其他。

    君莫笑曾经在这线下场景的仓库口待过十年。一日复一日,没有活物,也没有其他账号卡。十年来,他仅是秉持着账号卡的任务:等候登录。

    他感受过激动转变为愤怒,从而沦为沉默的心情,他逐渐习惯了厚重的金属大门,习惯了脚下一丝未变的草木,习惯了尘封千机伞的箱。

    当他认为无法重返战场时,却在一次看似一如既往的日子里猝不及防得到登录提示——转入十区。

    当时可是被吓了一大跳啊……

    君莫笑摇摇头,收回心思,手里的千机伞形态转了又转,再度一翻便又收回原型。手掌摩挲着伞柄纹路,感受着伞的质感,不禁唇角勾起一笑。

    重新活着的感觉,真是不赖。

    线下的行动是自由的,但君莫笑习惯了在哪下线便在哪扎根。因此很随意地寻了棵枯木,看周围没其他玩家后蹲了下来,背部缓缓贴上树干,感受筋骨放松的舒适感。

    此刻的君莫笑眯起眼,手肘搭在屈起的膝上。平静得一如当初在仓库口等待的时刻,毫无波动,毫无打扰,毫无兴趣。

    -又或者与当初不太一样。

    比如前几周刚下线没多久,传说中的斗神一叶之秋突然寻来。别说一声问候了,二话不说提矛便是一记龙牙。由于线下场景相当于偌大的修正场,拼等级根本行不通。因此君莫笑靠着这个设定还是勉强赢下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线下战斗。线下的行为影响不到线上,因此线下的死亡并不会掉经验。于是君莫笑五分钟后又莫名其妙地发觉对方从神之领域复活,再度出现于眼前。

    “叶修操纵的角色,果真不一般。”
    这是一叶之秋开口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 “君莫笑,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 这是紧接着的第二句。

    “来战。”
    这是君莫笑最不想听到的第三句。

    一叶之秋最后二字咬得紧,有了一次败北,他眼底透出的不仅是战斗的渴求,也参杂着一丝防备。只见他却邪划出半个圆弧扫起阵阵风尘,半屈着膝盖蓄势待发。

    “喂,耍赖啊,毫无理由打什么。”
    君莫笑不得不警惕起来。

    线上和线下可不一样,线上有操纵者的控制,若操纵者能力大,那么战起来便事半功倍。若操纵者是个寻常人,那么再强大的账号卡打起来也非常受限。

    君莫笑虽赢了第一战,但他知道自己靠的是运气于一叶之秋对散人的不熟悉才获胜,那一战打得是有狼狈不堪君莫笑自己明白。线上叶修操纵时君莫笑要多厉害有多厉害,但单靠自己……脑子的指令与身体的调配还欠些火候。

    也就是欠缺练习。
    那又如何?好胜之心占据了疲乏。

    战斗一触即发,然后君莫笑就在这关键时刻登录了,数据化散成了碎片消失于空气中,就这么离开了线下场景。

    阴着脸神情不明的一叶之秋被留在原地。

    君莫笑的身影回到线上。

    重新登录后看着身边熟悉的野怪,君莫笑虽有不甘,但还是舒了口气。之后留下一句道谢还让叶修摸不着头脑。而君莫笑也懒得解释,省得自己想个打小报告的孩子似的。

    荣耀处处刀光剑影,身处这武侠小说般的世界或多或少都以战斗为乐趣——君莫笑也一样。端起武器奋战一场,享受金属摩擦的铿锵与血液沸腾的快感,那即便擦出伤也无所谓。但君莫笑绝不是一个狂战分子,该安静还是会享受安静。线上刷副本已经大幅消耗精力了,在休息时关于对打一类当然都果断拒绝,更别提在享受宁静放松身心的时候还要毫无理由地出战。

    因此对于一叶之秋的行为,君莫笑接受也是战,反抗也是战,开头那一战连问句话都找不到空隙。于是君莫笑决定隐藏,藏得怎么样他不知道,但至少这几周都没看见一叶之秋的身影,线下时光也终于倒回了风平浪静的日子。

    但那是刚开始,没适应高频率的战斗,被一叶之秋找上门来的确疲乏。而现在叶修昼夜颠倒,自己早已习惯为战奔走的日子,此刻倒是有些无聊了。

    不过战斗……我难不成跑神之领域找打不成?君莫笑念头刚冒出便被果断甩开,自嘲地笑笑后颇为懒散地随手扯了根枯草叼于嘴角,直接从巨树旁滑到地面。又感到碎石隔着盔甲硌得略不舒服,便挪了挪找个舒服的姿势躺起来,眼神逐渐迷离,看云天模糊成色块,涌上的困意逐渐侵蚀了脑海。

    「■■■。」

    ……困,君莫笑的眼睛仅剩了一条缝,从中隐约透出炙热翻滚的红云,在困意席卷下逐渐拉长、模糊。强撑着的眼皮最终还是如同厚重的门般缓缓闭合,而脑内尚存的一丝清醒依旧坚持不懈地接收外部情况。

    「君■■。」

    接受到的信息,是声音。极具穿透力的顿字与风吹石块翻滚声、热浪嗡鸣声混杂着钻入耳内。

    「君 莫 笑。」

    第三次,是同一句话,同一个人。君莫笑刚好奇着是哪个熟人在叫自己,却忽地腾起一股不明的警觉,蓦然睁眼,便见一长矛直往自身眉心刺去。

    嚓!

    结果还没来得及思考,君莫笑的身子早已反射般向左翻滚,手肘撑地一个直挺立了起来。待看清眼前那一脸煞气的一叶之秋终于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。

    “操!你干嘛啊!”

    说着再侧身闪过那第二矛。

    君莫笑一面回想自己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需要和谐的词,一面提上靠着树木被遗忘了的可怜巴巴的千机伞,哗地撑开。伞面全然挡着君莫笑的整个身子,不露一丝缝隙。

    刚才那可谓是君莫笑第一次骂别人,其余时刻可都是君莫笑和叶修听着别人的叫骂声笑而不语的。

    伞撑开了,却没什么用——一叶之秋迅猛的攻势意外地停了下来,而君莫笑撑着伞挡在面前那幅静态模样反而微有尴尬。君莫笑倒不在意这些,发觉没了攻击后便索性顺势抬伞,懒散地将伞柄扛在肩上,像雨中等人的文艺青年。

    虽然称不上什么文艺,也没有雨就是了。

    一伞,一矛,二人。

    敌不动我不动,二人像是带有默契般,不战斗,不收势。

    流逝的时光恍若静止。

评论(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