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一七里风

!慎关!
这里柳什一,请多指教!
日常发疯晃晃悠悠混得还杂
混得杂推的当然也比较杂…
反正玩起来像当空间用似的。
兽圈全职凹凸文野镇魂天官神秘博士
游戏作业京剧猫恋与原创古风脆皮鸭
反正想啥写啥,乱得要死。

【修尔骑士×诺亚王子】

#没想题目。
#算是记梗。
#随手,不是正稿。
#没写完。



诺亚是时间国的王子,四岁时父亲因事离去,留下诺亚一人。本有人愿捧诺亚为国王,但诺亚坚持真正的国王——父亲肯定会回来,于是一直以王子的身份代国王来处理政务。旁听朝政旁听了两年,贪玩误入森林,捡到修尔。

修尔是是非国的王子,五岁时是非国王认为修尔太感性,根本不是他期待中强大而理智的王子,因此将其驱逐出是非国。修尔在荒山野岭修炼了两年,在一次狩猎中被突然窜出的狮子重伤,勉强逃出后在山洞里晕了过去。被诺亚捡到。

他们相遇,诺亚六岁,修尔七岁。诺亚被找到后坚持将修尔带回,并封为随身骑士。

“你好呀!我是诺亚,你叫我小诺吧,大家都这么叫我。”
“……修尔。”
“嗯,嗯,那就叫你阿修吧。”
修尔一听这个称呼便皱眉抿嘴,可还来不及辩驳,就因失血过多晕了过去。




——
诺亚六岁,修尔七岁。

诺亚自小出去玩便总是捡些受伤的猫猫狗狗。当一位小兵战战兢兢护送着这位王子回到大殿后,诸位大臣第一反应就是扶起额头:不得了了,捡了个活人。

诺亚带修尔回到了时间国疗伤,将修尔封为随身骑士后兴冲冲带他到武器库选武器。大臣们觉得野外捡来的孩子多是孤儿,没有那么多芥蒂,便随诺亚去了。

骑士修尔在武器库里选了把镰,诺亚拿着本想推荐给修尔的剑愣了愣,笑道:“我以为骑士都是选剑来着…这个剑我用吧,阿修和这把黑镰很配。”

“紫的。”修尔将镰背在后头,吐出两个字。他不选剑,是因为父亲只教他用镰。

但修尔什么也没说。

门外微光透入,诺亚好奇弯腰仔细一看,果然是泛着紫光。

“是武器库太暗。”诺亚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挠挠头,将剑鞘别再腰间,又握着剑挽了个剑招,噌然入鞘。

修尔看诺亚铿锵而熟练的模样,稚嫩的脸庞皱了一下眉。
以这个王子的剑术,不需要骑士也可以的吧?




——
诺亚在代当政的几年来,充分向诸位大臣展示了什么叫优柔寡断。他太善良,善良得不愿牺牲边远地区的人,硬是要将国土内地的粮食拨过去。结果太远,粮食受潮,两边人都饿了个痛快。
内地粮食没了,但好在土地肥沃且国库尚存少许,勉强安定下来;西北边远地区的人民却因为得不到粮食,开始暴动。

不给希望就算了,你怎么能给点希望又食言呢?
你说好给我拨来的粮食呢?什么?半路受潮没了?
这蹩脚的谎言谁信啊!

虽然事实真的是这样,但三人成虎,少数知道真相的人在流言的潮水里根本站不住脚。

西北组织起义,浩浩荡荡就要往内地杀去。王子将自己关在门里,无视掉所有消息,一个人想了三天。

修尔在门外挡掉了所有奏折。虽只是别人口中“十几岁的毛孩儿”,但只要修尔面无表情扛着镰往那一站,隐约的肃杀之气流露,哪怕是四十岁的老臣也要识相离去。

“西北山多,翻山不易,可派兵在山头只守不攻。”老臣一转身,便听见那骑士冷冷的声音。

“可不攻,难以平定。攻……必定死伤。”老臣缓缓抬头,无奈叹息。

修尔不言,诺亚这些年来一直努力维持平衡,减少以至实现了国内无战乱的壮举。当宣布无战时,可谓是举国同庆,七色的彩带遍布大街小巷,家家户户门前都挂起象征着诺亚的金色旗。王子刚走到街上,便立刻被心爱的臣民欢呼着高高抛起。诺亚望着湛蓝的天空,露出笑容。

这个笑容被高处的修尔收在了心底。

他喜欢和平的国家,他喜欢没有战争的世界。

可矛盾是不可减免的,压制过大的后果终究是爆发。诺亚又怎么不知其道理?

诺亚不甘心,抱着最后的希望给西北拨粮。
西北终于暴动了。

修尔知道老臣担心什么。若是私自决定派兵平反,那杀的可是自己国家的子民,怕是要触怒了王子。

可修尔依旧不言,他只想到了父亲教给他的。
杀了它,你不需要这些无用之物。
你养的狗,终究会反咬你一口。

修尔没有杀掉那只狗,是父亲将小狗饿了七天,放到修尔面前。修尔真的被狗咬了一口,然后看着父亲冷笑着将他养了三年的小狗扔下了山崖。

饿了许多天的时间国国民,终于也要朝王子咬去了。

“唉…”老臣望着沉默的修尔,叹息道,“那先守着吧。可这终究不是办法,有一次暴动,就会有第二次……”

“守……”老臣道。




——“战。”

大门缓缓开启打断老臣的担忧。诺亚一身金袍,烫金护甲早已配带完毕。诺亚手掌抚上腰间剑柄,老臣看到王子祖母绿的眸,清澈而沉重,静如止水。

像是一夜间长大,诺亚声音再也没了往日的活气,只是死读书般平静地对老臣道:“明日出征,我亲自上。”

老臣像捧了个沸腾而贵重的金锅,颤抖着迫不及待去安排了。

修尔看向诺亚,老臣走后,诺亚的骄傲一下子卸了精光。只见诺亚缓缓蹲在们沿旁,将头埋进手臂里。修尔看着诺亚颤抖的手臂,觉得像极了小时候失去心爱之物的自己。

他是一国之子,被子民万般信任。他是创下了国内无战争壮举的年轻之王,可现在却要去和自己的子民战斗。

国王不需要优柔寡断,可修尔知道,诺亚在拨粮时是毫不犹豫的。

他只是善良。可现在,诺亚该学会认清现实了。

修尔犹豫了一下,将镰搁在身旁,也缓缓蹲了下来,抱住了诺亚。

修尔算不上什么很会说话的人,他只能用这个方式来安慰诺亚。而且修尔也不是很会抱,这个姿势只能算是“用双臂将其圈起”。

“……谢谢。”诺亚还埋在双臂里,因此的声音有些闷而沙哑,但至少有了诺亚的样子。

修尔觉得值了。





……
没写完,设定是修尔骑士其实适合掌国,诺亚身为王子其实武力值最高。

然后巴拉巴拉是非国终于和时间国开战了,老套剧情准备。

本来想记梗结果写了一串,剩下的有空再补吧。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