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一七里风

!慎关!
这里柳什一,请多指教!
日常发疯晃晃悠悠混得还杂
混得杂推的当然也比较杂…
反正玩起来像当空间用似的。
兽圈全职凹凸文野镇魂天官神秘博士
游戏作业京剧猫恋与原创古风脆皮鸭
反正想啥写啥,乱得要死。

论彻夜长谈

哈哈哈哈我终于刷够好感了!!我终于可以和蔡师兄彻夜长谈了!!

高兴无比的我满怀热情地开始了彻夜长谈,然后——

蔡居诚开始念诗。
蔡居诚开始写字。
蔡居诚开始思考人生。

emmmm…那当时我在干什么?一整晚都在看着师兄英俊的脸庞吗?毕竟他这——么帅!

……
不,我想了一下,觉得我整个晚上都在蔡师兄的床上睡得跟猪似的才比较现实。

再想一想我这一放假就妈喊不应爸叫不听,硬生生睡到中午十二点才起床的性子…。

Oh my God.


——
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撒向蔡居诚的脸庞,蔡居诚一愣,迷茫中回神,眯了眯眼,稍稍举起手挡在额上。

身旁的木桌尚摆着几幅字画和寥寥数本诗集。其中一本正摊开来,上面的诗甚是熟悉——毕竟昨晚无聊时读了几首,还与这位师弟对那诗评头论足了一番。

对,那武当的师弟。蔡居诚记忆缓缓浮现,终于忆起了昨晚来此地留宿的人。

随即蔡居诚一转头,只见那武当师弟霸占了他整个床铺,呼吸很轻。但只要一注意床上滚得七零八落的床单,就知道那师弟有着很不好的睡相。

蔡居诚对物件摆放一贯规矩,此刻本整洁的床被糟蹋成这样,可谓是可忍孰不可忍了。

“……起床。”一晚没睡的蔡居诚咬牙切齿道。

武当师弟翻了个身,床单又乱了一截。

这怕是脑子缺了跟筋。蔡居诚推了一下,没动。蔡居诚敲了一下,没动。蔡居诚扯走了被子,没动。
蔡居诚额头的青筋微微暴露,一被子扔到那师弟头上,声音猛然大上几分:“你个小兔崽子别霸着我的——”

“大清早的别扰了留宿的客人!”外头梁妈妈一句话令蔡居明硬生生憋下最后一个字。

武当师弟终于动了,只见他半睁眼,迷迷糊糊发出疑问,眸子似糊上了水雾般朦胧不清。蔡居诚见状,也许是忌惮梁妈妈的话,竟用上了几乎难以出现的耐心。虽然还是一副不耐烦的脸色,但蔡居诚还是环起双臂,安静等候缺根筋的师弟醒神。

“……”

武当师弟阖眸,眼角泛出一颗困乏的水珠来,手一转像猫一般蜷起身子,竟有些可爱。

可他睡死了。不仅如此,盖在头上的被子还被蹭到了地上。

“……”

蔡居诚冷笑一声。




“诶,谁抓着我衣领……。等等,等一等,师兄啊……啊!!”

哐当!

门开,屋内飞出一人,在空中划出一道靓丽的抛物线,重重地被扔在了门口,四仰八叉地趴在地上。
两秒后,属于武当的鹤舞闸也被抛了出来,不偏不倚,叮地一声砸到尚未睡醒的迷迷糊糊的武当师弟背部。

刚踏入门槛的不明真相的付钱人士表示,真是太惨了。

评论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