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一七里风

!慎关!
这里柳什一,请多指教!
日常发疯晃晃悠悠混得还杂
混得杂推的当然也比较杂…
反正玩起来像当空间用似的。
兽圈全职凹凸文野镇魂天官神秘博士
游戏作业京剧猫恋与原创古风脆皮鸭
反正想啥写啥,乱得要死。

《江湖二三事儿》·摔

伐木害己,伐木害己……心塞。
我就想知道为什么伐个木都能残废,为什么!!

——
鄙人湛彬希。

虽是个跳脱的武当弟子,但还算是安分守己。

偌大的世界奇珍异宝也多,该得的不会跑,不该得的也寻不到。当我看着手中把破碎斧头,锈迹斑斑不见刃,倍感它定是砍不了什么名贵木材……路边的枯树还勉强,就是不知能不能有幸遇到。

地图在手,天下我有——我半信半疑望着地图的标记寻去,或许是没看路,又或许是地图出错了——总而言之,现在我躺在一推车前,半身不遂地叫唤。

我怎么摔的我自己也不晓得啊,真的!

怪我吗?我只想砍树!
怪我咯,我看地图不看路……

我叫得凄惨,甚至一时兴起地学着路边叫花子般“行行好唉……”,全然不觉已有几个修士在身旁。

……
好的,现在我知道了。
完蛋啊,武当一世清寡名誉怕是毁在了我手中。

我想到我偷的瓜,又想到自己调息女子挑逗孩童后撒腿就跑的事,又想到点香阁的蔡师兄——当时师兄一口气毫不停顿顺当地念完四段长句的情景记忆犹新。
……

啊,走神了。

总而言之,我度过了尴尬而感激的漫长恢复时光。待那好心伸出援手的三名修士离去,我不甘示弱,决心再伐上一棵枯木。

不就是枯木吗!

然后我就在枯木旁喋血了。


不是,什么时候喋的血???我一没往高处跑二没往地摔,我就跑上枯木拿起斧头……一言难尽,莫名其妙。又重伤一次不说,偏偏这地方还有些狭隘,连盘腿调息都做不到。

……坚强的武当人不惧险情。

一山,一河,一木,一石。我从水里费劲地爬上石块,再堪堪挺着脊背运气吐息。再向修士求救我是算了,这荒山野岭,还挑了个不大的地…唉,老麻烦别人不好。

我不想伐木了,这辈子都不想伐木了。


正当此刻,鹰吠戛止,得一封传书。

“谷明轩?这小伙的名字虽然耳熟,却也陌生……想必是自己给忘了。”

“因失魂事件名声传到了华山派。嗯,不敢当……什么?因此事道上有人悬赏我人头?!”

我险些摔下石。悄然整点衣冠,总觉身旁有点凉。

我望向那“伐而不得反被伤”的奇异枯木,苦笑,又觉得脖子有点凉。

都是这树害的,一定是。

唉……
我不想伐木了,这辈子都不想伐木了……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