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一七里风

!慎关!
这里柳什一,请多指教!
日常发疯晃晃悠悠混得还杂
混得杂推的当然也比较杂…
反正玩起来像当空间用似的。
兽圈全职凹凸文野镇魂天官神秘博士
游戏作业京剧猫恋与原创古风脆皮鸭
反正想啥写啥,乱得要死。

《江湖二三事儿》·回忆录

用于记录入游以来所遇到的七七八八。
跳脱得不像个武当人。



——
鄙人湛彬希。

我本是个布衣百姓,机缘巧合幸得轻功功法,便踏上了懵懂江湖路。想当初在马车上与众人相谈甚欢,却不料惨遭厄运,车仰马翻。依稀记得拾了药后还救了两人,运着轻功踏上船来又目睹兄弟相残。

我能怎么办?路见不平当然要拔刀相助啊!靠着不太好的修为和满贯的运气,趁那武维扬发作终于夺得…啊不,被暗人放暗箭暗算了一把,跌入水里险些淹死。

好在得香帅所救,被送入武当,得了赏识,勉勉强强成为武当一名弟子。学上几招,碰点琐事,还目睹某师兄叛变造成门派动乱。

当然,事情也解决了,否则我也没什么空档来研究我起初所得的轻功功法。

——
我几乎走遍了整个武当的房梁屋瓦,哪里高往那里跑。当初的兴奋劲儿历历在目,就好像发现新鲜事儿的小童,不把那事儿玩腻了绝不罢休。

于是,我每到一地便总往屋顶上跑,现在回想,还得感谢各位不计较湛某人私闯民宅的过错。

……
我跑错过地方,也有功力不足跌入湖中的糗事。卡在缝里上不去也时有发生,跑出了边界被强行遣送也屡见不鲜。

我闯的祸不少,除了靠轻功到处乱飘,还偷过瓜也撞过人。偷瓜一事实在尴尬,被老板捉来打了一顿他才肯罢休。好不容易带伤出逃跑到一处草垛打坐调息,又被路过的义士直接架到了牢里。

我第一次知晓撞人也会记录在案的啊?!
不对,当初似乎是有人提醒过我,只怕当初心不在焉忘了这茬。

牢里,被捕快教训一通。也不久,两三分钟便刑满释放了。经过深刻反省,我觉着在这法制江湖,人不撞还是不要撞,能不得罪也别得罪,毕竟我打不过他们。

——
说到偷瓜,还有一事得叨叨。入了次狱我发誓我绝对是个良民,只是随手拿起摊里的瓜看看。不料那黑心商家竟直接跑来说我摸了他的瓜就得给钱,我那个气啊,你的瓜是你女儿吗?我不就看一下吗也没偷啊?

铜钱就这么被索走了。

我落魄地走几步,心头气未解,总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。于是我又摸了次瓜,那黑心商家果然又来。

这一次,我二话不说直接就打。

……
这个经历又一次告诉我,我觉着在这法制江湖,人不撞还是不要撞,能不得罪也别得罪。

毕竟我打不过他们。

评论

热度(2)